杰克尔大夫
下八洞神仙
下八洞神仙
  • 最后登录2024-02-02
  • 社区明星
阅读:1144回复:1

卡特琳·德纳芙的电影《总统轶事》上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2-03-13 22:08
总统轶事
法国MK2、A2、S·F·P·C影片公司联合出品
编剧:弗朗索瓦兹·热鲁
导演:弗兰西斯·热罗
主要演员:卡特琳·德纳芙
米歇尔·塞罗
让·路易·特兰迪涅昂

翻译:杨莲娣、钱洪
译制导演:毕克
上海电影译制厂完成本
克莱尔家
接线员(画外音)喂,阿莱切幺二幺二。请接东京来的长途电话
卡斯托(画外音)克莱尔,我是卡斯托。喂。说话呀,亲爱的。克莱尔,收到我的信了
克莱尔:对
卡斯托(画外音)照我说的做了
克莱尔:没有
卡斯托(画外音)照我说的去做
克莱尔:不
卡斯托(画外音)克莱尔
接线员(画外音)喂,巴黎吗
(出字幕)
巴黎一栋大楼
青年嗬。伊丽莎白伊丽莎白
克莱尔家
克莱尔:我以为你不来了呢
开锁匠:今天晚上你是第四个丢钥匙的人,知道吗
克莱尔(画外音)哦,咪咪。:别出去
酒馆
青年(画外音)哦不不不。听着咱们俩分手吧。你也别打电话了。我爹会发火的
青年:哼。来一大杯沃特加
老板:不。不能再欠账了,年轻人。不,关门了
青年:来一瓶吧
克莱尔家
克莱尔母(画外音)是你吗?克莱尔,我是妈妈。喂,喂。又是这个记录电话
秘书(画外音)克莱尔小姐,你回来马上跟路易斯通次电话。电话号码,纽约二幺二五三五四。谢谢
克莱尔男友(画外音)你要在外面过夜,来个电话亲爱的。好让我放心
总统府
秘书:对。克莱尔小姐是我呀(画外音)你真行,还听出我声音。:总统吗?他有个会议,我不知道他
克莱尔家
克莱尔:我找他有要紧事
总统府
秘书:等一下
卡斯托:对,说得对。我亲自找他谈一下
秘书:总统先生
卡斯托:嗯?你先去总理先生回头再谈
会议室
总理:总统就来。你好。你好
司仪官:共和国总统先生到
卡斯托:外交部长先生,现在请你报告出访情况。我们希望你简明扼要些。只好请你勉为其难了
外交部长:总统先生(画外音)最近我对中东地区进行了一次访问。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也在该地区访问。此行使我证实了,世界各国都在试图重新估价中东局势因此我向内阁会议首先谈谈左右中东形势的主要因素以及可能出现的其它种种因素
克莱尔家
卡斯托:你好
克莱尔:你好
卡斯托:这儿都变样了。你好吗?看来很好
克莱尔:是很好
卡斯托:什么事
克莱尔:是这样。喂。不行,我要去纽约。对不起
卡斯托: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
克莱尔:昨晚上有人抢了我的包,里面有你的信。我是放在那个红钱包里。给。真是世风日下呀
卡斯托:不接不行吗
克莱尔男友(画外音)克莱尔,是我。我想你早上在家里工作。那我们一起吃晚饭,我等你,亲爱的
卡斯托:你丢的是哪封信
克莱尔:就是东京那封。我想马上告诉你,可是找你真难还好记得你秘书的名字
卡斯托:那信,你给人看过
克莱尔:没有。那信我一直保存着,我
卡斯托:我还当你放在保险箱里,而且是放在瑞士
克莱尔:我该怎么办
卡斯托:别问!会通知你的
总统办公室
卡斯托:内务部长呢?嗯。叫他一刻钟以后来我这儿我是总统
内务部长家
布里克斯:他是刚出门,那人就开枪了。他有三张护照,至少两张是假的,对吗
女记者:那个人是谁
艾贝尔:三十三岁,利比安人,从意大利来的
布里克斯:艾贝尔先生是说
艾贝尔:我还打算写呢,部长先生
布里克斯:何时动身?星期一?别太性急嘛。今天就这样吧,我少陪啦
记者:政府里属你招待得最好,部长先生
总统办公室
卡斯托:跟那些混蛋记者泡在一起是浪费时间,部长先生。他们总跟我们作对
布里克斯:不一定
卡斯托:谢谢。那么,那利比安人招了
布里克斯:正在审讯。他不是利比安人,可我没揭穿他。这对我们有利
卡斯托:这名字,你还记不记得
布里克斯:克莱尔·德普雷。哏,克莱尔
卡斯托:我需要知道她跟谁来往怎么生活?她的生活来源
布里克斯:我常常在想小克莱尔她怎么样了
卡斯托:她电话很多我要窃听一下
布里克斯:动机
卡斯托:没动机
布里克斯:总有吧
卡斯托:是命令
布里克斯:好吧。还有什么
卡斯托:有。她说我以前写给她的一封信被人抢了。这封信,要是万一落到反对派手里就麻烦了
布里克斯:很麻烦
卡斯托:很麻烦
布里克斯:她跟谁说的?见到她了
卡斯托:什么事能瞒得了你呢,内务部长!大使遇难了!笨蛋。给他妻子发封电报
布里克斯:他没妻子,只有女儿。哏。那封信放哪儿的
卡斯托:在她包儿里。整整十年了,竟有这事
克莱尔
布里克斯:你好,克莱尔
克莱尔:你好
布里克斯:还认识我吗
克莱尔:认识。你头发白了
布里克斯:嗯
克莱尔:更显得庄重
布里克斯:哏。都变样儿了
克莱尔:对。我也变了
布里克斯:对。有魅力了
克莱尔:好啊。以前没有
布里克斯:是的。以前没魅力,不过很有味儿
克莱尔:啊。以前情况不同
布里克斯:给我吧。你把这老房子布置得真漂亮
克莱尔:这是我的本行
布里克斯:哦,这倒是。就谈这个吧。看来你在台布碟子上画画儿,别人付你很高酬金吧
克莱尔:嘁,呵呵。基本上是这样
布里克斯:嗯。这很美。啊,对,这张。这张太美了!对
克莱尔:有什么消息吗?手镯,奶奶给我的
布里克斯:一个老太太捡到了,交给警察局的
克莱尔:正派人都会这样
布里克斯:小偷往往了钱,把其余的都扔了。碰上有点良心的,会把证件寄还
克莱尔:登个启事吧
布里克斯:谢谢
克莱尔:遗失红钱包一个,归还者重赏
布里克斯:可以试试。我来办吧。你,不必出面了。呃,告诉我,克莱尔。认识这个人吧
克莱尔:认识
布里克斯:谈谈他吧
克莱尔:他耳朵尖尖的,是某个公司的副经理。妻子很丑。他模仿总理电视讲话那样子挺逗
布里克斯:嗯。你跟他有过,有过特殊关系
克莱尔:没有特殊关系,只是认识
布里克斯:嗯。可你们常见面
克莱尔:偶尔碰见。问这干嘛
布里克斯:星期四,他在电话里说事情成了,我会永远感激你。他指什么
克莱尔:他要找套房间,我。这你怎么知道的。。走吧,布里克斯。尽管你是内务部长,我也讨厌你。我讨厌警察
布里克斯:要是警察再多些,你的包就不会被抢了。如果你的包真给抢了
克莱尔:怎么如果呢
布里克斯:假设。纯粹假设
克莱尔:什么假设
布里克斯:你以前的一个情人儿知道你,掌握一份有损于总统声誉的材料。他是个强硬的反对派。他迫不及待地要利用这材料,你答应他了。要了清旧账嘛。他为了保护你,搞了次假抢劫
克莱尔:那我干嘛还去报告
布里克斯:总统认为你会后悔的,他等你忏悔。当然,这纯粹是假设。你了解他。当他感到威胁
克莱尔:他多疑。有多疑病
布里克斯:啊,不不!不完全是的
克莱尔:我够谅解他了。他还怀疑我,这绝不行
布里克斯:他当了总统,谁都信不过。对我也是如此
克莱尔:他摆布了你三十年,你还受宠若惊呢。谁要这样对待我,我才不干呢。是的,找你
布里克斯:对。几点钟开会?我就来。后任人选怎么样?坏得出奇。料到了。对,不不不。不要等我了,回头我找你
屋外汽车内
密探:是,部长先生。阿德里昂,我们走吧
克莱尔家
布里克斯:真漂亮。你专搞这些复制玩意儿
克莱尔:不。我是个画画儿的,是搞创作的。你在干嘛,装窃 听 器
布里克斯:不,这种事不用我干。是桌子不稳,我垫一下
克莱尔:啊,对
布里克斯:你一个人过
克莱尔:也许是。你找什么
布里克斯:启子
克莱尔:在那儿。你怎么样
布里克斯:孩子成家了,雅娜自己过,我逍遥自在
克莱尔:嘿
布里克斯:你美国待多久
克莱尔:就一星期。干嘛
布里克斯:以前你只是逢年过节去那儿,今后就定居吧
克莱尔:我在那儿有合同还有个情人儿这你档案里没有吧
布里克斯:对,是没有。是美国情人儿,真的?哏,没好感
克莱尔:你还是喜欢吃嫩鸡蛋
酒馆
青年:一杯水。行吗
贝尔特太太:行啊
客人(画外音)老板,来瓶酒
青年:喂。我要找安瓦尔先生
女秘书(画外音)他出远门了,有事跟我说吧
青年:不
贝尔特太太:不舒服吗?要块三文治
青年:好。多抹点黄油
贝尔特太太:火腿还是干酪
青年:贝尔特太太,除了妈妈待我真好以外,就属你了。把手给我。火腿干酪都要
艾贝尔报馆
艾贝尔:好。就这样吧。等一等。不,利比安人很鬼。对。啊,你还记得我这老头儿
饭馆
老板(画外音)近来真的这么挤呀
客人(画外音)对,对。是很挤
老板:请稍微等一会儿,让我安排一下
客人:好
老板:你好,太太
女客:你好。谢谢
老板:你请。你好啊(画外音)太太
艾贝尔:太好了,你真准时
青年:人总有优点
艾贝尔:哏。见到你真高兴啊。小伙子,你最近在干些什么
青年:在翻译书,还请你多指教
艾贝尔:听说了吗?大使是在他家门口被人暗杀的
青年:是啊。凶手准是利比安人
艾贝尔:不是那利比安人,他刚从慕尼黑来。你到德国去几天行吗
青年:没问题。去那儿干嘛
艾贝尔:调查件事
老板(画外音)我马上就来。等一会儿。请吧
艾贝尔(画外音)内务部长
布里克斯:近来好吗
老板:很好
布里克斯:就一个人
老板:我有留座,就请你入座
布里克斯:太好了
青年:老板怎么尽跟这种人来往
艾贝尔:给我们两份千层糕
招待:两份千层糕
艾贝尔:谢谢。有一回我心情不好,去吃了一块千层糕。打那以后,这千层糕对我就有着特别的诱惑力
青年:你真是个怪人
艾贝尔:怪人?呃,不。我这个人其实并不怪,不过我。你的
青年:是的。呃,不。我捡的
艾贝尔:在哪儿
青年:就在路上
艾贝尔:遗失红钱包一个,金属边儿,纪念物品。嗨,今天你运气来了。嘿,你能拿到一大笔酬金。看看小启事,有好处。里面都有些什么?你看过吗
青年:没有
艾贝尔:嗯,一手好字,不同凡响。有个性。,有教养。他还挺自信。这字迹,我好象在哪儿见过。能借我几天吗
青年:都拿去吧。我不稀罕那笔酬金
机场
广播员(画外音)开往纽约的幺幺五班机就要起飞了,请旅客们从四十一号门上飞机
小树林
迈克:这是我的家。嗨,快走!都走开。走
美国家
迈克:妈妈
克莱尔:嗳。嘿嘿
迈克:怎么才来呀
克莱尔:收到我电报了
迈克:嗯。收到我信了
克莱尔:对。你的错字比以前少了
迈克:裘丽帮了点忙
克莱尔:啊,原来这样。我说呢。哏
迈克:嗯。你住几天
克莱尔:星期四走。很快回来
迈克:好吧
克莱尔:好。他们在花园里
迈克:嗯
克莱尔:你们都好啊
裘丽:啊,你好啊,亲爱的。你来晚了
克莱尔:我在纽约耽误了一天
裘丽:是吗
克莱尔:你好,丹
丹:克莱尔,你好吗
克莱尔:我很好
丹:啊。谢谢
裘丽:你的那份合同谈得怎么样了
克莱尔:已经签字了。十月份要发行一套画册
裘丽:啊,太好了
克莱尔:罗金八月份把意大利的房子借给我们
女孩子:你好
克莱尔:你好。你得把这儿借给他们
男孩子:你好,克莱尔
克莱尔:你好
小女孩:你好,克莱尔
克莱尔:嗳,你好
屋内
克莱尔:迈克的情绪一直很急躁,是吗
裘丽:他等你来总这样
克莱尔:等明年,事情办妥了。我每个月在这儿住十五天,那他就好些了。九月份,你能在纽约给我租间房子吗
裘丽:看来难呐。我试试
克莱尔:我全靠你了
裘丽:你要送他到瑞士去读书,那他就成了神经质的公子哥了
克莱尔:嗯哏。你别胡说了
裘丽:你也别胡说了。迈克跟我们在一起很快活,你就别没事儿找事儿了。等你告诉他,谁是他的父亲就麻烦了
克莱尔:他问了
裘丽:嗯,他没,没问我。可他跟帕蒂说,我没见过我爸爸,他是赤色间谍
迈克:你去不去吗
克莱尔:啊哈,我去,宝贝儿。我去
迈克:憋死我啦
总统府
秘书:哦,总统先生。出了个小小的事故。你的鞋匠,他很抱歉,把你的皮鞋做错了
外国大使馆
卡斯托:好了。这鞋匠真有创造性!给我鞋。脱下来给我。该垫右脚,可他把左脚垫高了。让我受了一个星期的罪
医生:我说嘛,你没有病
卡斯托:知道啦。我的大夫是头蠢驴,鞋匠是个笨蛋。我的腰,疼得简直受不了了。过会儿,我得去革命英雄纪念碑献花圈。还有什么说的
医生:柯迪松局部封闭
艾贝尔家
艾贝尔:好极了,干得不错
青年:里面写的都是真的
艾贝尔:真的
青年:这个值钱吗
艾贝尔:值钱。很值钱
青年:能卖很多钱吧
艾贝尔:我不卖。我要它邮寄给读者
青年:那女人说哪国话
艾贝尔:她懂得五国语言,还有经济学学衔。父亲当过将军,她在集中营里待过。这些难民都挺能干在自己国家里很不幸在这儿不能加入工会,工资很低
青年:你说的这些真吓人
艾贝尔:吓人?不过一般地说来,我够吓人的,小伙子。走吧。这里有你一笔财产!给你,戴上领带
饭店
青年:这家伙可真混呐
艾贝尔:嘿,你说他混。替他想想,他写这信的时候,正赶上竞选总统他很有把握此人有两下子
青年:不要脸。这种人太狂了
艾贝尔:他的妻子,只是不会生育。女方要离,他就完了。我的妻子唯一忍受不了的侮辱是这孩子
青年:这信就不是侮辱人?打胎,否则不见你
艾贝尔:他不这么说
青年:花言巧语更坏!我害羞的人儿,莎翁的词儿
艾贝尔:马洛的词儿
青年:一回事儿
艾贝尔:嘿
青年:我从没像爱你一样,爱过别人。我就爱你一个,可有一件事比你比我都重要。岂有此理
艾贝尔:这事儿好象什么地方使你很敏感。也许是私生子
青年:对。怎么办呢?把信登出去还是算了
艾贝尔:嘿嘿。随你的便。可那害羞的人儿和孩子,你想过没有?要是孩子活着
青年:这倒也是
艾贝尔:要是你用这材料做笔交易,酬金肯定不少。这位先生
青年:我不靠这个发财
艾贝尔:我不是这意思。把这些都忘了吧,享受一下美味的午餐,还是少惹这些大人物
青年:那不行。这副嘴脸,拄着拐棍儿,就差眼镜了
艾贝尔:他是一个瘸子
青年:这家伙坏透了要跟他算账不是为钱,非让他完蛋不可
总统飞机
卡斯托:你叫什么
阿莱:阿莱·布莱迪埃
卡斯托:大使是你的
阿莱:父亲。总统先生
卡斯托:啊,我们以前是师范大学同学
阿莱:知道
卡斯托:损失太大了。法国需要象他那样的人。以后我会找你一起聊聊
总统夫人:喔
卡斯托:打呼了,亲爱的
总统夫人:哦。对不起
内务部长办公室
秘书:我在门口发现的。启事有回音了
布里克斯:谢谢加森奥太太。共和国总统不屑拥抱一个代表国家向他献花的美丽可爱的女孩儿,因而冒犯了一贯注重家庭概念的该国居民。这是我们的记者从一位母亲那儿采访到的。法国是个可悲的国家,总统不爱孩子。这什么意思
克莱尔:就是说钱包里有封信,有人看过了,还认出了笔迹
布里克斯:你说话别绕圈子
克莱尔:去问你朋友卡斯托
机场
卡斯托:先生们好。我很高兴
官员:你好
官员一:你好
卡斯托:访问非常成功
官员二:你好
卡斯托:大受欢迎。那儿对法国非常友好
官员三:阿勒先生
阿勒:你好
女士:你好
官员四:你好
卡斯托:你们好,先生们
记者们:总统先生,您对这个问题发表一下。您对这个问题。总统先生。哎,总统先生。哎总统先生,您计划里有没有。哎,总统先生。哎。真是的
布里克斯:能跟你说句话吗
房间
布里克斯:请吩咐我的后任接管这件事吧,总统先生
卡斯托:等有适当人选,我会指定你的后任。现在你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国家元首,这还用我来提醒你吗,内务部长
布里克斯:你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说吧,见鬼。说
卡斯托:克莱尔有个孩子
布里克斯:谁的
卡斯托:谁的?我的
布里克斯:他在哪儿
卡斯托:不知道!我没见过,也不想见。原因不说,你也知道。克莱尔当时不听我的话,就这样分手的
布里克斯:那是她甩了你咯
卡斯托:在这点上,女人往往很自私
布里克斯:当时你也太狠心了
卡斯托:当时我要没这点勇气,要是没这点勇气,就没今天了
布里克斯:关键是保住今天

布里克斯:你夫人知道
卡斯托:不。没关系。克莱尔她要同意合作,那就好办的多了。她要拒绝,就逼她就范
布里克斯:女孩儿还是男孩儿
大厅
卡斯托:我无可奉告
记者们:哎,总统先生。总统先生!总统先生。这问题您说一下。总统先生
汽车内
卡斯托:不能再瞒着你了。别哭了,我求求你。你我都上年纪了,不管怎么,我们也得同舟共济。对吗
总统夫人:是女孩儿还是男孩儿
艾贝尔办公室
秘书:好了
总统办公室
秘书:怎么也找不到克莱尔小姐,总统先生
卡斯托:没有找不到的人
秘书:总理先生来了
卡斯托:进来吧。这是什么
秘书:是礼物,总统先生
卡斯托:哎,进来,进来。请进。别站着了,来啊,来
艾贝尔办公室
艾贝尔:来啊,我正等着你呢
青年:我把摩托车还了
艾贝尔:你想来一辆吗
青年:呵,别逗了。这价钱很贵
艾贝尔:知道
青年:哎,等下一次我再给他送点糖果
艾贝尔:给总统送礼物,并不犯法。不过送两次,就嫌多了点儿
青年:嗬。哎,你这是干嘛
艾贝尔:给你拍照,你不喜欢
青年:这字典借给我吧
艾贝尔:我不愿意借书给别人。可你例外,送给你吧
克莱尔家
男友(画外音)喂,我说。你还记得你那个黄头发,蓝眼睛吗
秘书(画外音)克莱尔小姐,总统急着要见你
秘书(画外音)内务部长请你尽快跟他打电话,有急事
克莱尔:怎么办?都这么着急
总统办公室
卡斯托:知道了。克莱尔,过一小时,我去你家见面。要到星期天?好吧。星期天晚上六点
克莱尔家
克莱尔:你好,黄头发蓝眼睛。不,怎么会呢。我累坏了。不,工作。到郊外去玩玩吧。去吗

克莱尔:你好
卡斯托:你好
克莱尔:前天晚上抱歉了,我不适应纽约的时差那天困极了
卡斯托:郊外玩得好吗
克莱儿:怎么说呢。我想你来不了了
卡斯托:你看小报了
克莱尔:喝点什么
卡斯托:给我点阿司匹林,我的腿又疼了
克莱尔:老可怜儿,多影响你工作
卡斯托:你干嘛穿长裤?我讨厌这打扮。我要真象反对派说的那样独裁,就禁止妇女穿长裤
克莱尔:你真莫名其妙,要有人喜欢我这样呢
卡斯托:那一定是蠢货!你爱这样的人
克莱尔:那也不
卡斯托:对。你坐下。这儿,近点儿。跟我谈谈他
克莱尔:谈谁
卡斯托:你孩子。他跟谁姓
克莱尔:跟我
卡斯托:长得好吗
克莱尔:可爱聪明漂亮
卡斯托:漂亮,是象你
克莱尔:那聪明呢
卡斯托:他也住这儿
克莱尔:不
卡斯托:有他照片吗
克莱尔:没有
卡斯托:知道父亲是谁
克莱尔:不。他到十四岁才会知道
卡斯托:很好。到那时我可能不再受这个职务的约束了,要是你愿意,让他跟我姓
克莱尔:这我没想过,让他决定吧
卡斯托:是得让他来决定。最近那个小插曲听说了
克莱尔:我正受到监视
卡斯托:有两种假设。乐观一点的话,有些无政府主义者想冒险,迟早我会抓住他们的把柄。那时再把信收回
克莱尔:悲观的呢
卡斯托:那封信就会见报,你怎么办
克莱尔;那你说该怎么办
卡斯托:人家就会知道你,我们的关系也就暴露了。记者找上门怎么办
克莱尔:他出去呀
卡斯托:不,我教你这么办。接待他,跟他说我们早分手了。孩子的父亲是,随便想个谁。你咬定从没见过那信。这样,我就能反击了。我要说这是诽谤,是反对派的阴谋。我会要求进行技术鉴定,证明有人模仿了我的笔迹。这个方案还是可行的。但愿事情别到这一步。要是真这样的话,得服从国家利益。你懂吗
克莱尔:我懂。不过我,我不是对国家,是对儿子承担责任
卡斯托:你就不考虑我
克莱尔:你!?你总是想到你自己。分手后,你没来信,没来电话。完全把我抛到脑后了。到了今天
卡斯托:是你要孩子的
克莱尔:对,是的。是我自己要的。辛辛苦苦带大孩子,难道就为了今天随便给他找个父亲
卡斯托:那封信,我绝不能承认。不想承认,永远不承认
克莱尔:当初就不该写
卡斯托:还是那样,固执!不听话。可这回我不去东京了,我随时都能够找到你。你好好想想。二十八号走
克莱尔:对。大概是,怎么
卡斯托:等我电话吧。想好了告诉我。直接对我说,记住
卡斯托(画外音)到那时候我可能不再受这个职务的约束了。要是你愿意,让他跟我姓
电台广播
主播:现在我们来对一套四十四件精致的花纹瓷器进行估价。一号
一号(画外音)一千九百法郎
主播:一千九百,太多了
男主播:二号
二号(画外音)一千七百五
男主播:一千七百五,太少了
主播:三号
青年:共和国总统先生(画外音)是个可悲的人物,他不爱孩子。:再说一遍。(画外音)共和国总统先生是个可悲的人物,他不爱孩子
主播:你错了。你搞错节目了。四号
酒馆
男青年:真讨厌
广播电台
台长: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工作人员:狄博戎,台长先生
台长:连续呼叫狄博戎的号码,等他回话
男主播:怎么样
男工作人员:我们开始吧
主播:十一点整。南方日报特约节目
男工作人员:首先谈谈听众关心的周末天气(画外音)有阵雨。详细的天气预报,南方日报
女秘书:台长先生,内务部长来电找你
台长:把电话接过来
女秘书:不。他让你马上去他的办公室
警察局
男:共和国
青年:总统
男一:先生
男二:是个
男三:可悲的
男四:人物
青年(画外音)他不爱孩子:是个可悲的人物
男五:他不爱孩子
警察:他们你都认识
贝尔特太太:我都认识,是店里的常客
警察(画外音)哪个是狄博戎
贝尔特太太:这里边没有他
警长:能肯定吗
贝尔特太太(画外音)肯定。:肯定
总统办公室
卡斯托:通知政府官员,在台长辞职前,禁止他们在这个电台发表讲话。怎么
总理:照办。不过为件小事儿,就失去一个可靠的人。我看这么做,似乎有点小题大做了
卡斯托:对你的洞察力,我一向十分赞赏。你可以走了。不
总理:总统先生
卡斯托:你留下。可靠的人,是条毒蛇。阴险的眼镜蛇。他也是!也会出卖我的。他早晚会的,只是还不知道那封信。我的后任,哼!怎么,不打算为朋友辩护
布里克斯:三十年来,我只有一个朋友
卡斯托:是。那封信快见报啦,已经有过两次暗示
布里克斯:我的看法跟你不同
卡斯托:党内听到些什么
布里克斯:都在私底下议论
卡斯托:哼!混蛋!阴谋家
布里克斯:眼看我们就要被撵出国会,明摆着
卡斯托:我儿子呢
布里克斯:我们在找
卡斯托:得抓紧点,部长先生。你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找,越快越好。我要知道他的下落
餐馆电话间
艾贝尔:好。一有消息就通知我
警察局
官员:行,艾贝尔先生
艾贝尔(画外音)谢谢你
餐馆
艾贝尔:他们怀疑你,你被他们监视了
青年:哼
艾贝尔:别再干蠢事了
青年:呃呵。我上尼斯,上我妈妈那儿工作
艾贝尔:工作
青年:没告诉你?书翻译好了,是关于德国电影的。我稿酬也拿了
艾贝尔:你没说过。当心,艾贝尔老头可爱妒忌了
青年:别生气。我为了工作还会来找你的
艾贝尔:知道上哪儿去找吗
青年:你要回家吗
艾贝尔:是
青年:我送你
艾贝尔:别开的太快了
青年:没事儿你放心吧
报社外
青年:再见
艾贝尔:再见
克莱尔家门口
青年:克莱尔。克莱尔!太太,提几个儿童教育的问题
克莱尔:不行
青年:是调查
克莱尔:我没时间
青年:提四个问题。四个
克莱尔:呃。好。你就快提吧
青年:谢谢。嗯哏。应该强迫孩子吃鱼是吗
克莱尔:不
青年:强迫刷牙
克莱尔:对
青年:强迫关灯睡觉
克莱尔:要害怕就不
青年:惩罚孩子非要关进壁橱吗
克莱尔:不。真可怕,你在胡诌些什么啊
青年:哦,不不。我后爹就常关我壁橱
克莱尔:是吗
青年:嗯
克莱尔:去机场
青年:出远门儿
克莱尔:对
青年:还回来吗
克莱尔:不了
检阅台
官员:总统夫人没来
布里克斯:对。她不舒服
总统府
卡斯托:怎么?说你不舒服
总统夫人:不
卡斯托:你没不舒服
总统夫人:没有
卡斯托:怎么了
总统夫人:没怎么。我厌烦
卡斯托:厌烦什么
总统夫人:厌烦一切
卡斯托:我也厌烦,可我不外露
总统夫人:我连不外露也厌烦
卡斯托:露出来吧,可不要对外人。这还要我提醒
总统夫人:我真想砸点什么。嗬
卡斯托:国家财产
总统夫人:说得对
卡斯托:你头脑还清醒,我很高兴
总统夫人:你还不信
卡斯托:我是不信。你从来不装腔作势,是吗
总统夫人:一想到要跟两千个女人握手,我就恶心。这些人里面,至少有四个当过你的情妇。更别提那报馆的小娘们,每次我在客厅见到她,瞧她那神气劲儿,酸溜溜地让人讨厌。你娶我,因为我是省长的女儿。你折磨我、冷落我,因为我不会生孩子。你利用我,因为我还有用。结婚三十年来,为了你事业上的需要,我组织参加了三千五百八十九次午宴,晚宴,宴会。还有三十次国庆典礼,三十次停战纪念日活动。这还不包括那些地方性的节日活动,各种授奖仪式。譬如技术学校的,游泳池的,托儿所的落成仪式,婚礼,葬礼,圣餐呐,圣诞树啊。我拥抱过那么多的孩子,怎么还说法国缺少孩子呢?!五年来,我随你出访了二十七个国家只是为了参观那儿的托儿所,看民间舞蹈。每次还得看唱歌剧。我厌恶歌剧!我厌恶民间音乐!飞机,鲜花,演说,没完没了。这儿又冷清得简直叫人发疯。我受够了
卡斯托:我当你喜欢这样。你一直做得很出色
总统夫人:你可真蠢。过去是因为爱你,我才这么做的。我并不喜欢这种生活
卡斯托:现在还爱吗
总统夫人:不。就连你的声音,那有名的声音都让我受不了
卡斯托:那
总统夫人:别老那么,再说就打你耳光
卡斯托:那好,现在你想怎么办
总统夫人:为了尊重你的选民,目前我会尽我的义务。我想你也得对你孩子,尽你的义务。以后
卡斯托:哼
总统夫人:这是国家财产
卡斯托:我想砸,我就砸
克莱尔家
布里克斯:打扰你了
克莱尔:是啊,不过没关系。出什么事儿了
布里克斯:嗯。有件事让我很难办
克莱尔:私事吗
布里克斯:不不不。卡斯托要我做一件我不愿做的事
克莱尔:知道了
布里克斯:呃,我瞒着他还没办,可又能瞒多久呐
克莱尔:干脆别办
布里克斯:那他会撤了我,别的人会帮他办。当然,我可以反对他
克莱尔:反对卡斯托?你!?你是不是想讨我的好啊?他是可恨,不过
布里克斯:是啊。哏,他是可恨不过。就冲这不过,我还得办。尽管我是法国头号侦探,尽管也爱画画儿
克莱尔:你具体做些什么,很伤神吗
布里克斯:噢,不太伤神。有时候还令人陶醉。这就是,就是权力
克莱尔:那你喜欢权力
布里克斯:权力能为我们所用嘛。你儿子会被绑架,你先别急,暂时还不会。他在美国,在你朋友裘丽家里。总统还不知道。不不不。别在这里打
布里克斯办公室
克莱尔:我用哪个电话
布里克斯:白的。哎。这是你的护照,换了个名字,行吗?你儿子护照要张照片
克莱尔:他生在美国有护照
布里克斯:啊,这倒好办了。太好了。想带他去哪儿都行,一直等到我说服了总统为止。会说服的,他不能随意绑架美国公民
克莱尔:喂,裘丽。我是克莱尔。迈克在吗
客机上
空姐:不。别拿掉
迈克:写的什么,知道吗
男孩儿:不
迈克:写的什么
乘客:丑陋的小猴
迈克:你!真坏
乘客:哏
迈克:这写的什么
空姐:没大人带的小孩儿
迈克:没大人带的小孩儿。没大人带的小孩儿。我们是没大人带的小孩儿
旅店房间
迈克:什么时候去巴黎
克莱尔:就走
迈克:说定了
克莱尔:迈克,下来。对,说定了
迈克:那以后我跟裘丽去海边,也说定了
克莱尔:对。说定了。喂
接待员(画外音)克鲁泽律师在楼下等你
克莱尔:请他上来
克鲁泽:克莱尔
克莱尔:在。进来。你好,你来真太好了
克鲁泽:你叫我,我马上就来了。香水换了
克莱尔:没有。你坐吧
克鲁泽:隐姓埋名来瑞士干吗?是跟情人幽会
克莱尔:不全是
克鲁泽:那干什么
克莱尔:你什么时候走
克鲁泽:哎,飞机晚上六点起飞
克莱尔:我需要开个保险箱户头,你能帮我办吗
克鲁泽:存放什么东西?股票首饰还是什么机密资料
克莱尔:就算是机密资料吧
克鲁泽:那资料有多少
克莱尔:就这个
克鲁泽:好。我给你另找个律师。他在的话,准能办成。电话簿呢
克莱尔:我要出事儿,你必须收回磁带
克鲁泽:行。你在委托书上签个字吧。巴尼欧,巴尼欧律师。这是谁
克莱尔:我儿子
克鲁泽:你儿子?!你有儿子,我怎么不知道
克莱尔:机密资料,声音熟吗
卡斯托(画外音)不再受这个职务的约束了。要是你愿意,让他跟
总统府
仆人:总统先生,早餐准备好了
布里克斯:咖啡
卡斯托:好
布里克斯:技术上手续完备,不过这意味着绑架一个美国侨民
卡斯托:真是美国人
布里克斯:没错
卡斯托:那就另外想办法
布里克斯:来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痛哭流涕,向两位第一夫人忏悔一番。这不是你的拿手好戏
卡斯托:是啊,万不得已只好。克莱尔呢
布里克斯:不知道
卡斯托:你知道。而且是你让她提防我的。你这是什么行为
布里克斯:我是为国家尽职。丑闻有损国体呀
卡斯托:我同意。我准备宣布我不再连任下届总统。怎么样
布里克斯:为时过早
卡斯托:原则上你并不反对
布里克斯:是啊。我不会建议你这么做,可你有这样的决心,我很钦佩
卡斯托:你钦佩
布里克斯:关键问题是谁来接任你
卡斯托:我打算让总理来接任
布里克斯:你真的考虑他
卡斯托:这是上策。你同意吗
布里克斯:的确是最佳人选
卡斯托:成事不足的最佳人选!到时候你说不定还会帮助他
布里克斯:哏,不会那样
卡斯托:对,是不会那样儿。永远不会那样!把法国交给这蠢货。你不会这么建议,可你钦佩。你到底钦佩什么
布里克斯:急流勇退。急流勇退要比激流勇进难得多
卡斯托:勇退,我根本就没有打算过要退。他叫你劝我下台,他对你许了愿,是吗?当总理,为了这个,你就背叛我。说呀!昨天晚上,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密谋过,连地点我也知道。我有我的坐探。我一定要消灭你们。消灭你们两个
布里克斯:请你别干蠢事了
卡斯托:你给我再说一遍
布里克斯:我再说一遍,别干蠢事。你还想听吗?你该听听!你早把国家利益给忘了。你总是让人无法忍受,乱猜疑,神经质。别人原谅你,是因为有一种错觉,以为你是个非常有气度的人。其实你根本不具备这一点。连有个后任,这个事实都容不下。你哪儿还谈得上什么有气度!首先应该是你,是你考虑谁来接替你。可你却想除掉你的后任。要是这样,他一辞职,你就完蛋。你要一意孤行,准会这样。你怎么会以为我向着他?啊?当总理。我这个人可不在乎当什么总理
卡斯托:这些话,你早该说了
布里克斯:你不爱听逆耳之言,谁还敢说
卡斯托:这句话,你也早该说了
布里克斯办公室
秘书(画外音)克莱尔要你听电话,部长
布里克斯:我没空,让他过一小时打来。抱歉
旅馆
克莱尔:谢谢
布里克斯办公室
布里克斯:几点钟接见?抱歉。谁?你打扰我了,克莱尔。我在开会
旅馆
克莱尔:对不起,布里克斯,你可是经常打扰我。听着,我要带儿子回巴黎。请转告卡斯托,让他管好那些警察。他要是胡来,我奉陪。再见
布里克斯办公室
布里克斯:喂。克莱尔。谈哪儿了
官员:罢工要预先通知
艾贝尔报社
艾贝尔:这儿有一句你翻错了
青年:喔,对。我懂了
艾贝尔:别的都挺不错。跟你聊聊真太有意思了
青年:能请你秘书打一打吗
艾贝尔:她要度假了。个把月没见你,你怎么不来?把我忘了
青年:我一直把你当父亲
艾贝尔:嘿
秘书:都办好了,先生
青年:信,我收回了。再见。再见
克莱尔家
男友(画外音)你的表忘在我家了。你要用,给我打电话。祝你假日愉快,亲爱的。别忘了我
青年:你好,我想跟你
克莱尔:哦,不行。调查调查
迈克:是谁呀
克莱尔:没人。我看你玩得挺好,去放好吧。你还没洗澡,对吗
迈克:对
克莱尔:去吧
迈克:哪天去海边儿
克莱尔:明天。不是你要来巴黎的
迈克:可现在我腻了
克莱尔:去吧。别弄得满地都是水
迈克:好嘞。(画外音)我可爱的小猫咪,谁跟我一起洗澡
青年(画外音)我想跟你谈谈那封东京的来信,我过会儿再来
布里克斯:来了
克莱尔:他还没来
布里克斯:早料到会有这一步,拿信做交易
迈克(画外音)你好
布里克斯:啊,是你。你好。老朋友
迈克:我叫迈克。你呢
布里克斯:你妈叫我布里克斯
迈克:天呐,我这是怎么了。你真厉害
布里克斯:你还小着呐
克莱尔:喂
青年(画外音)你不该跟警察
克莱尔:可是
青年(画外音)我想你不会的
克莱尔:是他。他不会来了。他还说
布里克斯:我知道他认出我的车了
迈克:你的车怎么了
克莱尔门外汽车
工作人员:对,部长先生。骑摩托车,年轻人,高个儿,红头发
[杰克尔大夫于2022-04-08 13:48编辑了帖子]
xiaodong1818
白银会员
白银会员
  • 最后登录2024-05-25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社区明星
1楼#
发布于:2024-05-12 19:10
赞!谢谢分享~~
游客

返回顶部